亚博国际app

(公司建党100周年征文)曾经,现在
2021-07-05 15:24:47 来源:

曾经,现在

随州支部 程敏

 

我喜欢吃牛肉,可是我爷爷从来不吃,甚至闻到味儿都走得远远的。我以为是爷爷从小在田间地头农活干惯了,对牛有着特殊情感的原因。后来,我忍不住好奇问他我的猜测对不对,得到的答案却是否定的。

爷爷出生于1945年,成长于新中国成立初期。那时的国家还一穷二白,更遑论是这样时代背景下的农村。能穷成什么样子呢?爷爷说一件打满了补丁的衣服他和兄弟姊妹们轮着穿。能吃到肉,那可太了不得了,够他回味好几个星期。可是再怎么没有肉吃,也不会有人吃牛,因为那时候没有机械,一头牛相当于好几个劳动力。除非是死牛。

对,爷爷不吃牛肉就是因为他曾经吃了太多的死牛肉。那时候只要有死掉的牛就会被集体公社分而食之,连着牛皮、牛脚也舍不得扔。爷爷一闻到牛肉味儿,随之而来的就是食道里的堵塞感,似乎那年嚼了又嚼的牛皮、牛筋还在里面,努力吞咽了好多遍也没有滑落到胃里。

可再往前回顾,爷爷仍是幸运的。中国历史上曾发生过多次“大饥荒”,在食物极度缺乏的年代,甚至出现过“人相食”的局面。记得陈忠实的《白鹿原》里描写了这样一个故事: “一个过门一年的媳妇饿得半夜醒来,再也无法入睡,摸摸身旁已不见丈夫的踪影,怀疑丈夫和阿公阿婆在背过她偷吃,就蹑手蹑足溜到阿婆的窗根下偷听墙根儿,听见阿公阿婆和丈夫正商量着要杀她煮食。阿公:你放心度过年馑爸再给你娶一房,要不咱爷儿们都得饿死,别媳妇,连香火都断了!新媳妇吓得软瘫,连夜逃回娘家告知父母。被母亲哄慰睡下,又从梦中惊醒,听见父亲和母亲正在话:与其让人家杀了,不胜咱自家杀了吃!这女人吓得从炕上跳下来就疯了。这里面描写的正是1929年陕西饥荒的情景,与现在相距不到百年。

每一次饥荒,都有数以万计的生命凋零。对饥饿的恐惧、对生存的渴望已经深深刻在了中国人的基因里。粮食安全太重要了!所以国家也一直在努力,不断建立和完善粮食储备体系,许多一线储粮人在基层一遍一遍实验,不断发展和更新科学储粮技术,更有像袁隆平院士这样的科研人员在烈日下扎根在田间地头没日没夜的研究高产粮食,为粮食安全建立起一道又一道防线,不再让饿死一个中国人的事情发生,甚至大灾大难也不能够撼动。这一点,作为湖北人,作为湖北的储粮人感受更为深刻。

去年新冠肺炎疫情爆发,武汉乃至整个湖北封城近三个月。可是在这三个月的时间里,物资供应却从没有断过。甚至当习近平总书记说武汉人民喜欢吃活鱼,在条件允许情况下应多供应时,第二天活蹦乱跳的鱼就送到了武汉人民的餐桌上。湖北解封,新冠肺炎疫情好转时,不少民众担心粮食短缺、粮价上涨的问题,有一部分群众疯狂的屯米屯油。面对这一现象,粮食局局长硬核回应:湖北省粮食充足,可以满足民众一年以上需求。同时,有435家粮油企业站出来,承诺粮油不涨价。这使民心立即安定了下来。

现象背后的本质,是我们生活在一个强大、富饶、有爱的国家,是中国共产党始终初心不改、使命不变的为人民谋幸福,为民族谋复兴,是那些舍身忘我的中华儿女把个人利益抛诸脑后,一方有难四方来帮。那段时间,我数次泪目。为死去的同胞们,也为与新冠肺炎斗争的战士们。医务工作者在前线以命相搏,我的同行们在后方默默无声。他们或主动报名参加社区防疫,担当小区守护者;或在交通封闭情况下徒步十几公里到公司,一住两个多月;或响应保供稳市出库的号召,在漫天灰尘的出库现场挥洒汗水;或捐款捐物资,以微薄之力聚起照亮生命的火光。记得一个身患直肠癌的同事坚持报名参加社区防疫,面对领导同事的关心和担忧,说“在家里也坐不住,能做点事心里舒坦”;记得为完成保供出库任务,仓库保管员们摇身变成装卸工人,没几日手和肩便磨破了皮;记得一个正谈婚论嫁的同事将男方妈妈给的2000元见面礼悉数捐给了韩红慈善基金会……而他们正是那些千千万万为打赢这场“战疫”默默奔赴前行的同行们的缩影。正是由于有这么多不计个人得失、心怀家国的同胞们,我们才能迅速控制疫情的扩散;正是由于完善的储备体系、科学的储粮计划,先进的储粮技术、有担当的粮油企业和埋头苦干的储粮人,我们才能在武汉解封时硬核回应“不缺粮”,才能真正做到“手中有粮,心中不慌”。

1953年第一个“五年计划”的制定到 “十四五规划”的启动,从吃不饱饭到“牢牢把饭碗端在我们自己手中”,从一穷二白到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从扶贫到全面脱贫。我们的生活环境、生活水平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们的祖国在中国共产党的带领下,在无数先辈们舍身忘我的奋斗下,以蓬勃之姿迅速崛起,一步一步朝着国家富强、民族复兴、人民幸福的中国梦前进。

吾辈当自强!如今接力棒已传到我们手中。作为新时代的储粮人,唯有立足岗位,不断学习,增长才干,培养过硬的本领,才不负前辈们开创的这大好山河,才能为早日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添砖加瓦。愿祖国繁荣昌盛,愿蒸蒸日上的粮食事业有你有我。